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梅梅真诚欢迎朋友来访!

 
 
 

日志

 
 
关于我

喜欢结交朋友,取人之长,补己之短,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对朋友以诚相待,常怀一颗平常心,看一切平常事,对帮助过我的人抱一种感恩的心.并希望自己和所有的朋友都健康快乐幸福!!!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原创)美在距离间微笑  

2008-10-25 12:4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檐下听雨(原创)美在距离间微笑

 

 

黎明,醒在骂声中。

 

我用被掩住头,不绝于耳的骂声仍是挤进门缝,钻入耳鼓,我很清楚;邻家年近四十的夫妻又在吵架。他们先是用粗鄙的“国骂”攻击对方,然后便是各自施展技巧,女人连珠炮般的“嘴吐莲花” ,男人也毫不示弱的“口生锦绣”。 记得,一年前的清晨,这里的黎明还是静悄悄。自从2007年底,那个当了十几年兵的男人从大连东海舰队复原返家后,晨昏之间就开始了小小的战争。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势逐步升级,直至今日的白热化。随着吵骂的花样不断翻新,被子中的我早已困意全无,思绪开始了信马由缰。。。。。

倒想起了一个关于豪猪的故事。

一群豪猪每天都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直到有一天,天气转寒,西北风毫不留情的扫荡着它们的躯体,它们感到了来自大自然中严寒的威胁。于是,大家想出一个办法,相互贴挤靠在一起御寒。谁料,当它们刚刚挤在一块儿时,突然,都发出了痛苦的怪叫声。原来,豪猪身上长着如刺猬般坚硬的针刺深深地扎在彼此的身上。它们只好很不情愿地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于是,生活又很快地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和快乐。

由此联想到;其实,距离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呢?

一个旅人,远远地望见了对面山顶上生长着一棵大如巨伞,红似流丹地枫树。

眼球立即被那火焰般的美丽吸引着,他开始一步步地朝着那枫树的方向跋涉,终于,攀上了那长着红枫树的山顶,就在他迫不及待地奔到它前面的瞬间,却突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这就是牵引着他眼球的那棵流丹似火,灿烂如霞的大枫树吗?近前看去,也并不是每一枚叶片都那么红艳亮丽,许多叶片不但颜色发黄而且上面竟被虫儿蛀了许多斑斑点点的黑洞,有些还结着缕缕蛛丝,旅人顿感很倒胃口、大煞风景。初见时那份期待,那份喜悦化做失望的流云,于顷刻间,片片散尽。

 

有这样一篇文章;一位年轻的火车司机,每天都要开车经过一个小镇,那小镇旁,有一座鲜花环绕的白色小屋。每当他开着车经过那个小镇,都会看到一个女人站在白色小屋的门前远远地向他挥手致意。起初,站在她身边的是一个紧曳着她衣襟的小女孩。随着光阴的流逝,站在她身边的小女孩已长成一个端庄秀丽的姑娘。每当火车从她们身边经过的时候,母女俩人总是向他挥手问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司机很是感动。每天驾车经过小镇的那几秒钟,都成了他一天中最幸福、最美好的时刻。渐渐地,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将来某一天,一定要走进那座白色小屋。去拜访那多年来使他感到幸福的母女俩,对她们说一声 “谢谢!”他想,那母女俩一定会有着世界上最美丽的天使般的容颜和能化融坚冰的古道柔肠。。。。。。

他退休了,那一天也终于来到了。他选择了一个春风和煦的日子,来到了这座小镇,了却他多年的这桩心愿。他想告诉她们,这么多年是她们母女为他单调的生活,寂寞的心带来了欣慰和幸福。可是,随着他一步步走近,它的心竟一下子生出那么多的困惑。他甚至有些不能相信,曾经在火车上看过百遍、千遍那么熟悉的小镇,现在看来却是那么陌生。可他还是走进了那座心驰神往的白屋子,怀着忐忑和激动,他扣响了门扉。门,终于开了。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丑陋且狐疑的面容,那脸上分明还充溢着敌意。那老司机心中非常清楚地知道,这就是那个几十年来一直向他招手,使他心中充满美好想象的女人,瞬间,他心中涌起一种无以名状的失落感。老女人用嘶哑的声音问他要干什么,于是,他缓缓对她说着关于那火车、那白房子的故事以及许多年来从这里得到的美好感觉。老妇冷冷地、戒备地听着,没有任何言语和表示,仿佛是在听一个荒诞不经的故事。终于,老妇人高声喊来了当年站在她身边的那个女孩,姑娘到来后,同样是冷漠的表情和无言,有的只是和母亲一样心怀敌意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位陌生人。老司机只好尴尬地告辞了,他心中充满着说不清的落寞和悲哀。他不明白;人,依旧是当年的人。白房子也依旧是当年的白房子,可眼前的一切却让他觉得什么都改变了,又什么都不曾改变。老人喃喃自语着;“不该来的,我真的不该来的。”然后,转头慢慢离去。。。。。。。我想;如果他不走到那人、那白房子的近前,如果他与那白房子和小镇永远有着一段长长的距离,那么,深藏于老司机心里的将会是童话般圣洁、美丽的一对母女。眼前,一切的美好全部幻灭了,也只缘,走得太近了。

 

在一首郭六芳的古诗《舟还长沙》中这样写道:

侬家家住两湖东,十二珠帘夕照红。

今日忽从江上望,始知家在画图中。

作者朝朝暮暮生活在两湖东,视觉上已很难感觉到它的美好。但是走出湖东从远方再去看,发现自己那个融入大自然的家远远望去竟宛如一幅美好的画卷。

活在当下的城里人总是期盼长假休息时,寻一个远离红尘的清幽之地,感受小桥流水,炊烟袅袅。看他们到野花四季当窗放,茅舍掩映翠微间的山野美景时,感觉积嚣尽洗,妙不可言。一旦置身数日后,心中的那份美妙也就荡然无存了。他们惊异地发现,美景背后掩饰隐藏着山路难行,交通不便、照明困难、文化蒙昧、物质匮乏。。。。甚至手机消失了信号,与亲朋失去联系。随之而来则是强烈的“窒息”感。那村落古木、炊烟袅袅、淙淙清泉、花草葱茏,在心中也顿失了颜色。

 

距离,会让人产生悠悠的遐想与不尽的美妙感。想象往往比现实要美好、要更有意境和那种虚幻的朦胧美。而人的心却是非常脆弱,经不起现实与想象间的落差而心生缺憾。隔帘花叶有光辉,越是留一段距离、越是不太清楚的人与事,越是美好。太熟悉,就会因失去新鲜感而熟视无睹,保有一定的审美距离,才能构成陌生的审美情趣。

 

距离是一种美,生存在拥挤的空间,只有撞痕累累。。。。。。

 

 

 

 

 

 

檐下听雨执笔于    08.年10月11日午夜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